宇宙尽头的陌生人:《黑暗的左手》

刚刚看完了厄休拉勒古恩的《黑暗的左手》,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已经发了票圈称赞。真的是太好看了。

厄休拉勒古恩被称之为幻想文坛的传奇女王,黑暗左手也星云奖、雨果奖双奖作品。其实一直都有听说过,但是一直都没有看,后来去参加科幻大会的时候听到有个作者力推厄休拉,我才拿起来看的。

前两天大半夜看完了,哭的一塌糊涂,第二天顶着肿眼上班。

以下剧透。

书名来自故事发生地冬星的一句谚语“光明是黑暗的左手,黑暗是光明的右手”。很中式的二元论,故事其实讨论了很多问题:两性、极端化的政治、星球间的外交。

而对于我来说,它说的是和平、信任与友谊。

金利艾作为星际联盟的信使,只身前往一个陌生的星球,试图带来星际之间交流。

伊斯特拉凡作为接待国的大臣不惜身败名裂帮助艾完成使命。

文化生理差距巨大的两个人,在这个星球上产生的友谊。一个为了自己的使命、另一位为了自己对这个星球、这个种族的爱。两个人都是为了同一件事:星球之间的和平、信任与友谊。

书封面上有个小标题:在宇宙尽头的陌生人身上,看到另一个自己。

而我实在是太喜欢伊斯特拉凡,他的谋略、睿智、坚韧以及他高贵的灵魂。他前一半的政治生涯都致力于本国与敌国之间的和平,后一半并且到死都是为了是星球间的和平、交流和友谊。他对金利说过:

怎样才算恨一个国家、爱一个国家呢?…… 我熟知那些人,我熟知那些城镇、农场、山丘、河流和岩石,秋天的夕阳会在那些山峦的哪一侧落下,我都了然于胸。可是为什么要把这些划入某一片疆域,给这片疆域起一个名字,当这片疆域不再属于这个名字时就停止对它的热爱,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对祖国的爱到底是什么?就是对非祖国的恨吗?那么说的话,这种爱并不见得有多好。难道就是自恋?自恋不是坏事,但是不应该将其当成一项功绩,或者以此为业……只要我热爱生命,就热爱伊斯特尔领地的山峦,但是那种爱并没有疆界。我希望,对于那之外的世界,我只是无知而已。

对已知的世界充满热爱,对不知的世界也没有恨。这就是伊斯特拉凡。

可惜他并没有看到最终的成功,而是带着叛徒的罪名死去,他不断的被这个星球上的同胞背叛,却仍然爱着他们。

伊斯特拉凡忠于的是这片土地和这里的同胞,无关于这些人如何对他。

最后,国王拒绝了金利试图以恢复伊斯特拉凡的身份作为星际联盟的条件,而金利也妥协了,他知道联盟是第一要事,伊斯特拉凡不会让任何事情成为阻碍。

然而即便如此,英雄的故事仍然会继续流传。

ps.很久都没有因为一本书去刷论坛书评了,我一直觉得看书是很私人的事情,然而这本书却让我强烈的希望和人交流、安利别人、听听别人的想法。发现原来有很多腐女读者,仔细想想是有点腐,或者说还是挺腐的……果然女作家就是能把腐渗透到无形之中。</p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