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追星的时候到底在追什么

30年前,在一个普通的小院子里,一个母亲问她可爱的女儿:“丹丹,你长大的梦想是什么呀?”三四岁的小女孩稚嫩又兴奋的答到:“我想当科学家!”“这么厉害啊!但是女孩子是当不了科学家的啊……”“那!那我不要当女孩子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不理解和愤怒依然记忆犹新。然而如今被社会毒打了无数次后,我也并没有成为科学家,只是个技术渣渣的IT民工,也早就没有当年的雄心壮志。

 

从小到大我有过很多爱好,比如打篮球、玩游戏、看科幻小说、看热血漫画、和人争论女权主义等等;但是有一件事我从来都没想过也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喜欢的、也不会做的就是:追星,曾经还对那些追星的小迷妹非常的鄙视。结果我看到了一个叫刘雨昕的爱豆,然后就啪啪打脸了。

刘雨昕被大众所知是从偶像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开始的,我是从来不看偶像选秀(甚至非常瞧不上偶像节目)的,无意陪舍友看了这个节目主题曲《yes OK》的群舞表演。100多个的女孩穿着百褶小短裙,表演又萌又可爱的女团舞,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正中间最显眼的领舞者(即c位)却梳着短发、穿着短裤。其舞蹈动作也与其他人完全不同,她把可爱的女团舞中加入很多类似街舞卡点的细节,使得舞蹈动作柔中带刚,全身透着逼人的英气。我当时眼睛一下就亮了。这个女生怎么这么帅气,而且这舞蹈水平也太高了,简直是鹤立鸡群(没拉踩的意思,别家粉丝不要揍我),这个人就是刘雨昕。

 

于是我开始追这个综艺,同时还查了刘雨昕的资料,发现她其实已经出道了,之前的女团没火并解散了,所以又回来做练习生(俗称回锅肉)。擅长rap,舞蹈更是科班出身,专业的学了十年街舞,是个popping舞者。以前参加过非常多的综艺选秀节目,很多都有不错的成绩,还有几次夺冠。从实力上来讲,在青2里可以说是碾压所有人的(没拉踩的意思,别家粉丝不要揍我,again)。

 

印象比较深刻是看她考古视频,看到到刘雨昕13、4岁时候参加《向上吧!少年》,那时候她梳着一头毛寸、体恤短裤、露出结实的肌肉,一上来就被质疑了性别,她只是简单的解释一下“我是女生”,之后才艺展现,她跳了了一段popping,非常专业、非常炸。当时的导师金星、陈小春、方俊(还有一个不记得了)立刻举票晋级,并且给了非常高的评价。之后她带领着四五个男生跳街舞过关斩将,最后赢得了冠军。然而比赛下来节目组采访刘雨昕妈妈的时候,妈妈却说:“我不喜欢她(雨昕)现在的样子,我喜欢另一队的xxx,长长的头发,穿着小裙子弹钢琴,多好啊,那才是女孩子的样子。她现在这样,还跟一堆男孩子一起跳街舞,我不喜欢,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一边的雨昕听着委屈又试图极力的辩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小时候的我,看到那时候听妈妈说女孩子当不了科学家的不甘心和愤怒。

 

我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也知道妈妈们没有一切都是时代使然。

 

但是我就是坐不住了,为了她我特意下了微博、泡泡等等我从来听过的饭圈app,跟饭圈的朋友打听投票要怎么操作(人生中第一次给爱豆投票),我当时就一个念头:你必须给我C位出道、必须C位、必须是第一。

 

青2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她凭实力,一路从无人知晓到最终粉丝票选胜出,以第一的名次C位出道。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质疑的声音从来没停过:中性风能不能跳女团舞、中性风能不能当c位、她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T;同时还会拉上同为中性风的其他队友陆柯燃一起被质疑:一个团不能有两个T,全团被嘲笑是T头T尾……

 

从青2出道后没多久,她自己参加了舞蹈综艺《蒙面舞王》,在这个舞台上她跳的第一只舞,也是她从参加青2之后第一个独立的个人作品:《try》。舞蹈分为两段,第一段音乐用的是Colbie Caillat的一首单曲《try》:“化好妆容、涂好指甲、盘好头发……这样他们就喜欢你了,那他们喜欢你吗?……你喜欢你吗?为什么一定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你不必迎合,不必放弃自我……”在这个歌词中,刘雨昕站在一群人中间,手绑绷带,一边挣扎一边舞蹈,伴舞用绷带围住她、她挣脱再舞,直到一声巨大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刘雨昕与众人撕掉绷带、把绷带扔出舞台,音乐也随之进入第二段,是节奏感极强的舞曲,她的舞蹈也变成毫无束缚的、她最爱的popping,瞬间燃炸舞台。舞蹈尾声的时候,所有的伴舞者倒地,只有她一人屹立在舞台中间,音乐也回到《try》的结尾:“……卸掉妆容、放下头发,看看镜中的自己,你难道不喜欢你吗?因为我喜欢你。”

 

 

我哭了。

 

想起小时候,我参加物理竞赛,全考场只有我一个女生,后来我只拿了一个小奖,家长和老师都很开心“女孩子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什么叫女孩子?什么叫已经不错……了?我还想更好,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是女孩子这样就OK了?

 

想起工作后,一个女领导训斥其他下属“下次招人招点靠谱的、招点男生、脑子好使。”而且我就在她身边刚刚解决了一个电脑问题,而这个电脑问题所有其他同事(全为男)都没搞定。

 

从小我们就被贴了无数标签,女孩子应该这样、女孩子那样不行。小时候我不服,不断的试图证明,试图摘掉这些标签,打破这些定义。后来渐渐学会自我保护,开始不再争,开始觉得顺应也不错。而今这支舞又把我内心深处很多东西翻出来。当刘雨昕在采访时说“六便士有很多,月亮只有一个”的时候,我也开始扪心自问我的月亮呢?我还记得我当年喜欢的东西吗?还记得曾经的梦想吗?我还能再去追吗?

 

质疑声音可能永远都不会停,面对无数的嘲讽和网暴她还在坚持。如果是我我行吗?我现在连写个游记都经常跳票……

 

我们追星的时候到底在追什么?我们在爱豆身上看到了自己,同时也看到了一个比自己好得多的“自己”,然后我们想也成为那样“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