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滑雪

北海道之旅(下)札幌市内好玩的活动

看别人的游记时,我发现一个经常旅行的人往往会显示出对某种或某些特定类型项目的兴趣,比如有人会特意去赏花,有人一定要逛当地的杂货店,有人要去品尝米其林,有人会去小酒馆坐一坐……这些项目不一定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不管是能投入到已有的兴趣中,还是发掘出新的喜好,都是旅行让人着迷的地方吧!

这一篇,我想回顾一下札幌市内那些令我难忘的经历,看看自己偏好哪种类型。

♥滑竹板(in北海道开拓之村)

不知大家想过没有,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小朋友们有什么可玩的呢?滑冰和滑雪自然是少不了的。然而在那个还没有发明出塑料雪鞋的时代,制成冰鞋和雪橇的主要材料是——木头和竹子!二者结合可以做出“竹木冰车”,仅仅只靠两片竹子,也可以做出简易的雪板来。

将一截30公分长的竹筒劈开,取靠近竹节的10公分削薄,用火烤至柔软变形,至合适的U型后浸入冷水定型,“竹雪板”就做好了。因为其便宜又轻便,家家都会买来给小朋友玩。

起初我很看不上这玩意儿(竹子能有多滑?),但戴上去一试,发现自己立马连平地都站不稳了。等我站稳后准备从小斜坡上往下滑,好家伙,就像第一次滑中级道似的,跟头连连。这下我可来了兴趣,小小竹板还能难倒我不成!试了又试,于是……

这已经是尝试了几次之后的了呢!旁边的是之前提到的“竹木冰车”。

——总算是滑下来一半。虽然当时觉得“体验过了就好”,现在回想起来却又些遗憾,真想顺畅地滑下来一次呀! 除了这种便携式的小雪板,开拓村里也可以借到像现代雪板那样的长款,当然也是竹子做的。由于当时没看到别人怎么玩,也就忽略了它。以后再有机会,也想去尝试一下呢。

有的带雪仗,有的靠绳子。大概是因为区域性差异,既有三根竹子拼在一起的,也有用一整片竹子的。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滑竹板”体验了。兴奋之余,我有点儿奇怪为什么从来没听过这种事。后来调查发现,即使放眼全世界的“原始雪板”届,竹雪板也是很少见的。目前只看到日本有,而且也只是在二战后20多年这一短暂的历史时期中出现(后来便被塑料雪板取代了),而大部分的原始雪板还是用木板+兽皮做的,比如新疆阿尔泰地区的“桦木+马皮”。所以,“滑竹板”也可以算是日本特色了吧!

继续阅读北海道之旅(下)札幌市内好玩的活动

北海道之旅(上)新雪谷·安努普利雪场滑雪记

雪,雪,雪,雪。

触目所及几乎都是雪。地面上铺满了白绒绒,建筑物顶着白绒绒、树枝上挂着白绒绒,就连天空中也都是白绒绒的。

这就是我对北海道,确切地说是对新雪谷·安努普利滑雪场的第一印象。

对于山下的居民来说,可能每天出门都要十分困扰。可要是来这里滑雪,可真是再好不过咧!

从飞机上俯瞰北海道

在来到安努普利滑雪之前,我没觉得滑雪这么好玩。

在我此前的四次滑雪经历中,除了第一次是出于好奇,之后的三次都是“顺路”——比如去年元旦去哈尔滨玩,顺带在亚布力滑雪场体验了一把;再有便是这一次,以及为了这一次而在北京军都山滑雪场进行的一次预热了。滑雪之于我,只是冬天的可玩项目之一,大部分时候,不比窝在家里更有吸引力。

所以,是什么让滑雪一下子充满了魅力呢?就个人经验来讲:

1.好教练

2.宽、长、人少的雪道

3.粉雪

4.可以直接进入雪场的酒店

5.爱滑雪的小伙伴

下面就分别谈谈我的体会:

1.好教练

先来说教练吧!我曾在“好教练”和“好雪场”之间纠结了一下,最后考虑到成就感带来的乐趣更强,还是把“好教练”放到了第一位。

滑了5次雪,我经历了4位教练,分别是:北京某雪场的教练、亚布力某雪场的教练、我的一位小学妹、安努普利滑雪学校的教练。除了第一次的教练明显不靠谱以外,后面几位都很认真负责。尤其是小学妹,她专门考过新西兰的滑雪教练,擅长循序渐进教学,按照犁式转大弯、犁式转小弯、增加坡度犁式转大弯、犁式转小弯的顺序,竟把我们带上了中级道!几次磕磕绊绊后,我竟也能用犁式转弯的技术从中级道上顺畅地滑下来了。这对于一个新手来说,是能膨胀的好吗?

而我们在安努普利滑雪学校遇到的教练,则是又高出n个等级。他指出了我在犁式转弯中的错误,并先后用展臂、摸膝盖的方法帮助我找到了发力的感觉。就在我自认为挺像个样子的时候,又被带上了中级道。这会儿我才发现中级道的另一个作用——基础动作上不起眼的小问题,到这里都会被放大。这就意味着,我又变得不会滑啦!于是,教练又从身体重心(肚脐位置)、膝盖朝向、扭胯方向、视线等方面,纠正我在细节上的问题,还有这些问题的心理根源——“别害怕,将重心压在山下腿才不容易摔”——这件反本能的事。这也正是我认为这名教练的高明之处:他不仅能发现问题,还能从原理上进行解释,并为每个人找到适合的解决之道。

就这样,4个小时的指导让我们收获颇多,接下来的一天半里,我们按照教练说的练习,滑得不亦乐乎。

(可惜没有和教练的合照。教练58岁了,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呢!)

p.s 安努普利滑雪学校现有一名中文译者,可以随堂进行翻译,也不会另收费。所以哪怕不会日语或英语,也可以去试一试。

 

2.宽、长、人少的雪道

3.粉雪

之所以将这两点合在一起说,是因为它们都是选择雪场时就决定好了的。前者不仅关乎心情,对提高技术也很有好处:安努普利的中级道有2公里长,就算是转超大弯也可以练个20次以上,而北京的中级道基本在0.5公里左右,长一些的也不过0.8公里,有时还没找到感觉就到头了。人少的好处则是,不用太担心撞到别人,或是别人撞到自己,按自己的线路滑就好啦。当然也省去了不少排队等缆车的功夫。而雪道宽广还有个好处,方便理雪车的通行——留出一半滑雪,另一半可以随时进行雪道的整理,省得到下午雪印过多就不好滑了。

雪道之宽,一张照片都拍不下。而这还只是初级道。

至于粉雪——就是未结冰的天然降雪——哦~原来雪是如此的温柔,简直想随时扑上去打滚,自然摔屁屁也不会疼。因为没有结冰,相较人工雪道滑行速度也较慢,这两点对于新手真是太友好了!

p.s 粉雪也有缺点,就是让人看不出积雪的深浅。要是不小心滑到雪道外,可能会掉到树坑里。据雪友说,虽然摔下去也不疼,还是会吓一跳。

另外,有条件降粉雪的地区似乎都多阴天,且风大。在新雪谷的四个雪场之中,安努普利雪场又是在首先迎风的那一侧,风速可达22米/秒,常常因此而暂停缆车、尤其是中级滑道以上的缆车的运行,这让人有些小小的遗憾。

存包处有一块提示版,上面写出了早上8:30测量的当天积雪厚度、气温、风速,还有雪场缆车的运行情况。

4.可以进入雪场的酒店

英文是ski-in ski-out,真是再明确不过。因为位置优势,会比山下同等级的酒店贵上不少。像我这次入住的安努普利北方酒店,双人间就将近2000块一天(包括一次早/午餐和一次晚餐)。但对于像我这样体力较弱、又想连续滑好几天的人来说,这样便利的条件可真是帮了大忙。我通常吃完午饭会回房间睡一觉,晚饭后有时也会回房休息一会儿,然后就又能接着去滑夜场了。

这就是酒店进入雪场的一侧。这一天滑到了雪场关门,仍是意犹未尽。

p.s 这家酒店的服务没得说,每个工作人员都显得发自内心的快乐。我拜托酒店预定了一个生日蛋糕,当天送过来时,虽然没有伴奏,但酒店工作人员唱着生日歌,给我们都留下了一个难忘的回忆。

p.s又 要是能避开春节前后和札幌冰雪节前后,其实可以省下不少银子。

酒店的标志似乎是大堂里的这两匹小短腿马…没人能解释为什么是这两匹马,我每天都次路过都忍不住去摸摸他们

5.爱滑雪的小伙伴

除了我带去的这一个外,跟其他滑雪者一起坐缆车时经常就会聊起天来,可能因为大家都是远道而来,是真心喜欢滑雪吧!虽然都是短暂的相遇,天南海北地聊一聊,还是挺开心的。

 

总之,这三天的滑雪之旅堪称完美。虽然我身上被出发前一天突然冒出来的10多个小包弄得痒痒极了,肠胃也不是很给力,后两天肌肉还开始酸疼……但只要一进雪场,这些毛病就都没了。因此,我得出了一个十分科学的结论:滑雪(粉雪)治百病。

最后,请让我这个半新手也用一下“雪季”这个词,因为我也已经开始期待起下一个雪季了呢。